NBA篮球

【考察】暗流涌动!属于波特兰的辛亥革命何时到来?

17views

若是将现在的波特兰开拓者队类比中国古代的王朝,谜底是:晚清。自2013-2014赛季最先,开拓者队已经延续8个赛季打进季后赛,他们也是同盟现役延续打进季后赛时间最久的球队,然而在这8年时间里,开拓者有多达5个赛季首轮出局,包罗已往5个赛季有4个赛季未能突破首轮。

显然,开拓者队已经陷入了一种不上不下的恶性循环,依赖利拉德和麦科勒姆组成的后场双枪,他们总是能够在通例赛最终位列西部前八,但到了季后赛,他们的竞争力就会变得异常有限,尤其是上赛季,纵然对手掘金队缺少穆雷、巴顿等要害球员,纵然利拉德显示精彩,麦科勒姆场均也能拿到20分,但他们照样没能突破首轮。

这样的情形就犹如腐朽的晚清,从纵向对比来看,他们简直是在缓慢变好,至少也是维持前朝的水平,然而从横向对比来看,当天下上其他国家都已经完成大国崛起时,晚清政府却依然固步自封,最终就只有挨打的份。

波特兰的革命何时到来?

休赛期,开拓者队开除斯托茨,约请了比卢普斯,你可以将其看做是晚清天子的更迭,然而事实证实,比卢普斯的上任无法拯救大清,在近期遭遇3连败后,开拓者队的战绩来到11胜14负,仅仅排在西部第10位,比此前由于战绩糟糕完成换帅的国王菜多了0.5个胜场,同时在防守效率上,开拓者更是排在同盟第30位,已往两个赛季,斯托茨执教的开拓者在这项数据上的排名划分是28和29位,虽然比卢普斯继位之月朔直在强调球队要增强防守,但显然这不是一两句口号能够解决的问题。

作为球员时代活塞五虎中的一员,比卢普斯比谁都清晰防守的主要性,但他无疑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由于开拓者队的问题不在教练而在球员,或者说是在球员设置,单拿出来说,利拉德是这个同盟的顶级得分手,麦科勒姆作为二当家在得分端也足够的精彩,一项经常被忽略的数据:他是已往6年NBA唯逐一位能够每个赛季在季后赛和通例赛场均拿到20分的球员,但已往几年的相助履历三番五次的告诉了外界一个事实:利拉德和麦科勒姆并不搭配,无论他们在场下的关系若何,在球场上他们无法形成1+1大于2的效果,甚至说是远远小于2,由于他们都不善于防守,他们的进攻也都没有那么的高效,以是当季后赛对手遇到他们时,开拓者队总是会有太多的破绽可以被行使。

因此,与其一直的换天子,换教练,开拓者队需要的是一场真正的革命:即球员生意。而眼下,这场革命的到来无疑已经越来越近,凭证ESPN最新的新闻,利拉德对于球队现状已经越发的不满,甚至在已往的一段时间,他在努力推动球队完成生意,沃纳罗夫斯基指出,利拉德曾告诉球队要用麦科勒姆和四个首轮选秀权换他希望同伴的本·西蒙斯,但这样的生意方案却遭到了76人队的拒绝。

但随着这样的新闻流出,随着利拉德和麦科勒姆现在都处在受伤状态,也随着开拓者的战绩会潜在的继续下滑,开拓者队将在未来不久难以制止的发生生意。

骑士三高拥抱新时代,大个子也要进化出新功效

什么才是波特兰的辛亥革命?

可问题来了,生意麦科勒姆,亦或者是生意科温顿、努尔基奇真的是属于波特兰的辛亥革命吗?众所周知,在孙中山等人的向导下,辛亥革命最终推翻了清政府,也竣事了中国长达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即他是一次推翻性的改造,但对于开拓者来说,生意麦科勒姆,真的能解决他们耐久不上不下、无冠的问题吗?我的谜底是:解决不了。

那么,事实什么才是属于波特兰开拓者队的辛亥革命?谜底是:生意利拉德。从现在的新闻来看,开拓者队试图和76人队完成生意,获得利拉德心心念念的西蒙斯,但76人对此并不伤风,纵然是开拓者队愿意送上多个未来首轮选秀权。

但我们可以这样假设,若是76人最终由于无法忍受西蒙斯和开拓者完成CJ+多个首轮的生意,那么开拓者队在获得西蒙斯+利拉德的组合后,他们就真的能完成质变吗?从阵容结构上看,开拓者无疑变得更合理,然而利拉德自己在季后赛的整体显示就并非顶级,他的稳固性和超级明星也有不小的差距,而且利拉德对于对手包夹的处置球能力也尚有待提升,试想,利拉德一旦遭遇包夹,纵然他能将球分给西蒙斯,西蒙斯在进攻端也是被多次证实无法在季后赛有好的显示,因此开拓者队很有时机用这样的生意提升防守,可他们原本善于的进攻也会受到影响,NBA竞赛并非电子游戏,指望西蒙斯做救世主并不现实。

固然这并非问题的所有,就像晚清时期,我们都知道有诸如太平天堂、义和团运动、戊戌变法等改造,它们一度让晚清的实力、精神面目有了改观,就像你可以期待开拓者在听从利拉德建议获得西蒙斯后,短时间内会有转机,然而从久远的角度看,这并不会起到实质性的作用。

除了利拉德想要生意CJ外,今天沃纳罗夫斯基曝出的另一条新闻是,利拉德希望能在明年休赛期获得一份2年1.07亿美元的条约,这份合赞成味着利拉德在2026-2027赛季还可以拿到5530万美元的顶薪。若是开拓者队生意获得西蒙斯,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做后续的操作:留下利拉德,可一旦以2年1.07亿美元的条约留下利拉德,险些意味着开拓者未来数年都失去总冠军的竞争力,就从利拉德小我私人的角度来说,1990年出生的利拉德今年已经31岁,本赛季他最先遭遇了一些伤病困扰,他的竞技状态也有显著的下滑,而到2027年,利拉德将37岁,以他的身高、身体素质,你很难对于他在37岁依旧保持精彩的竞技状态感应乐观。

事实上,开拓者队对此也是持张望的态度,此前开拓者队开除了总司理奥尔希,新任总司理却迟迟没有上任,由于他们也在张望开拓者内部会发生什么,沃纳罗夫斯基今日指出,在几位相符开拓者要求的品级总司理候选中,没有一小我私人愿意用顶薪续约利拉德到2026-2027赛季,反而若是开拓者老板允许利拉德脱离,那么他们才会对开拓者总司理的事情感兴趣。

众所周知,利拉德是这个同盟一人一城的代表,他本人对于这样的称谓也是越发的痴迷,因此与其让自己失去一人一城的头衔,利拉德选择自动出卖队友来换取球队的继续生长,然而利拉德或许没有意识到,自己才是谁人闪开拓者队这些年不上不下的主要缘故原由之一,一方面他具备足够的实力和出勤率(往往被忽视的因素)保证开拓者能在漫长的通例赛保持相对稳固的施展,但另一方面作为球队老大,利拉德进攻效率较低、防守糟糕的特点让他难以带队取得更好的显示。

因此,与其为了利拉德透支球队未来的选秀权、未来的薪金空间,做一些本质上照样为了知足清政府(利拉德)利益的改造,开拓者队需要的反而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改造,他们需要推翻以利拉德为头号球星的建队架构,他们要用牺牲利拉德的方式换来更多的选秀权,更多未来操作空间,纵然这样的方式可能会闪开拓者履历利拉德离队后的阵痛期,但从久远的生长来看,清政府倒下了,波特兰的日子终究会好起来。